【小品短篇】遺憾的愛情番外-如果


這天天氣十分晴朗,暖暖的陽光灑進屋內,讓有些寒冷的屋子多少溫暖了一些。安莉亞在廚房裡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泡熱可可,這時卻聽見敲門聲,她把攪到一半的熱可可放到一邊走到門口,一打開門她頓時笑了開來,踮起腳在對方的唇上親了一口。


她本想蜻蜓點水的吻一下就好,誰知對方卻按住她來了個綿延熱情的吻,最後還是她推開他才結束了這場吻。


「你什麼時候變這麼熱情了,害我嚇了一跳,不過感覺挺好的。」安莉亞一邊笑著調侃他一邊請他進門。


阿里從背後抱住她,頭靠在她的肩上聞著她身上獨特的香味,悄悄的吻了她的臉頰一口:「既然妳覺得感覺不錯,那我就天天熱情給妳看,妳說怎麼樣?」


安莉亞抬起一隻手摸著阿里的臉,轉過頭吻了一下他的唇,笑著說:「好啊,有種你就來。」


「這可是妳說的。」阿里賊兮兮地說著,手也跟著不安份起來。


她一手拍開他的手:「別鬧了,我還有論文要寫呢,你先去坐會兒吧,我得趕緊去寫了。」


「明天再寫不就得了,妳也知道,我們──」


「不行。」安莉亞果斷的拒絕他,嚴肅的說:「我要是再不趕出來我就會被教授殺掉的。」


「誰要是敢誰殺妳,我就殺回去!妳忘了我什麼職業啊。」阿里倒了一杯酒,隨手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去,仰頭把酒杯裡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再倒一杯。


「我這只是比喻!你認真什麼。」她沒好氣地朝他翻白眼,「而且就算你是殺手,這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當然了不起,我可是殺手界裡最強的殺手,所以我才會有很多錢。」阿里很自豪的挺起胸膛。


「再怎麼厲害,你的職業一樣還是犯法的,被抓到可是會被判死刑的。」安莉亞拿起泡好的熱可可轉移到自己的臥室,「我先去打論文了,這段時間你可別來煩我啊,除了吃飯時間,你要敢來煩我,我就永遠都不讓你進我房間。」


「那有什麼,我可以翹鎖啊。」阿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再次將酒杯裡的酒一飲而盡。


安莉亞愣了一下,左思右想了一下,道:「那我就不讓你碰我!」


「我可以趁妳在睡覺的時候偷偷來啊。」


「你!那我就……」安莉亞想了一下,發現不管怎麼做都會被對方破解,想到最後直接喊道:「那我就搬到別的地方,搬到你不知道、找不到我的地方!」


「我可以請人去調查啊,妳忘了我的朋友艾迪很會擅長蒐集資料嗎?不然我那些目標的個人資料哪來的?」他笑的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讓安莉亞看了特想揍他,只是打不過。她撇過頭哼了一聲:「大不了我就死給你看,這樣你就沒法了吧?」


突然響起玻璃破碎的聲音,安莉亞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就見阿里愣在那裡,原本應該在他手裡的酒杯已經掉在地上變成了小碎片,而杯裡的液體也在地上留下了明顯的痕跡。


「你、你怎麼了?」她第一次見到他這樣,有些不知所措,馬上把地上的碎片都收拾掉,地都還沒擦呢阿里就突然站起身拉起蹲在地上安莉亞,緊緊的抓著她的手臂,她看著他,意外的看到了他眼裡的恐慌和恐懼。


「你是怎麼了,吃錯藥了?還是你在……做夢?」安莉亞笑了一下,試圖叫醒他,卻見他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她,眉頭緊緊皺著,似乎看見了比世界末日還嚴重的事。


「阿里你到底怎麼了?你──」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緊緊抱住,緊的她都覺得自己的骨頭都快被勒斷了。


她把手輕輕放在他的背上,像安撫小孩子一樣輕輕拍著他的背,接著就聽見他的聲音輕輕的在她耳邊響起:「這不是夢,我沒有在做夢……這絕對不是夢……」


安莉亞愣了一下,接著輕輕笑了一下,把另一隻手放到他的後腦勺上輕柔的撫摸著:「你當然沒有在做夢,這都是真的。」


「安莉亞。」他輕聲喚她,她輕輕的應了一聲,就聽他道:「別離開我,行嗎?」


「我怎麼會離開你呢,你這麼好,想黏著你都來不及了。」她輕輕地說著。


「妳要永遠都待在我身邊。」


「當然。」


安莉亞有些訝異阿里竟然表現的像是個小孩子,也許熱戀中的情侶雙方多多少少都會表現這一面吧,這應該是正常的,應該吧她想。


「答應我,以後別再說死這個字。」他放開她,看著那雙讓他安心的明亮眼睛。


她看著他那雙已經紅的眼眶有些嚇一跳,但還是點點頭摸著他的臉頰說:「我答應你,不過這是為──」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狠狠吻住。


後來,後來當然是她並沒有照她的計畫去趕論文,反而被吃了一頓,對此她後悔不已,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揍阿里一頓,當然對方根本不痛不癢,還成了反效果,再次被吃豆腐,接著又做了一次。


多年以後,安莉亞從研究所畢業,畢業後她沒有繼續讀書,反而在一間公司上班,薪水也不低,要是不加阿里的薪水也足夠養活他們倆人。


沒多久阿里就向安莉亞求婚,除了親人外,有很多的親朋好友都參加了他們的婚禮。步入禮堂的時候阿里都覺得自己像在做夢一樣,還好這一切都是真的,所以他顯得特別的開心。


結婚之後他們持續了性福溫馨的生活快一年的時候,安莉亞突然懷孕了,他們倆人相當的措手不及,卻同時高興的快飛上天去了。


安莉亞懷孕之後阿里就更加疼惜她,更加照顧她,甚至連任務的事都忘了,害的艾迪打電話狠狠痛罵他一頓。


只可惜再怎麼幸福美好的生活,也有被打破的一天。


那天正好是下大雨的天氣,雨大的簡直就是用倒的,外加閃電打雷,害的人們都以為要世界末日了。而這天,剛好就是安莉亞要生的日子,同時阿里也很正好的不在她身邊,在其他地方趕著殺人趕著回到她身邊。


只是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當阿里殺完人趕回家的時候發現家裡的燈是暗的,一打開燈就發現裡面半個人也沒有,只有看到應該放在桌上的杯子掉在地上,裡面的水都流了出來。見狀他嚇的馬上去找安莉亞的身影,但是連個鬼影都沒找到,這時熟悉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愣了會兒後才想起這是自己的電話鈴聲,找了一會兒後才找到自己的手機。


他看也沒看的就直接接起來,就聽到艾迪在對面焦急地大喊:「我的老天你總算接電話了,你去哪裡了怎麼現在才接電話?!」


「怎麼回事?安莉亞呢?她去哪了?!」他急的大吼起來。


「你先別急,你現在馬上到XX醫院來,現在情況很危急,等你到了我再告訴你。」說完就將電話掛斷,阿里喂了幾聲後也將電話掛斷,氣的罵了一句髒話馬上拿起車鑰匙趕去醫院。


等他到醫院後就見到艾迪焦急的在門口走來走去,一看到阿里就馬上抓住他往前跑:「你總算是來了,快點,再慢就來不及了!」


「到底怎麼了?安莉亞人呢?為什麼我找不到她?」阿里急的問他,但艾迪卻沒說話,反而一直帶著他往前走,直到走到了急診室外面,他徹底愣住了。


艾迪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他,眼神裡帶了點憐憫,他說:「你現在冷靜下來聽我說,這件事真的非常──」


「她生了是不是?」阿里驚喜的大喊,但又同時焦慮擔憂起來,推開艾迪一副急著想進去的樣子,但馬上被他阻止。


「別擋著我,我要進去看她!你要是再擋我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你先別急!冷靜下來聽我說話!」艾迪極力的阻止他,但對方似乎太激動怎麼擋都擋不住,實在沒辦法他只好狠狠的揍了他一拳,幸好這招奏效,他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艾迪拉起被他揍倒的阿里:「你先坐著,等你冷靜後我再告訴你實情。」


「我很冷靜。」阿里抹掉嘴角邊的血坐到椅子上,淡淡的說著。


他看著他深吸了一口氣,坐到了他旁邊:「她是不是生了我並不確定……我只知道她出了點意外。」


「你什麼意思?」阿里猛地轉過頭看著艾迪,眼裡明顯帶了點殺氣。


艾迪安撫他:「你冷靜點,你不冷靜我怎麼好好告訴你?」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你說。」


艾迪看了他一眼,才接著道:「當時我就在咖啡廳裡喝咖啡,突然外面一聲巨響,害我抖了一下咖啡都濺到我衣服上,你看,咖啡漬還在這兒呢……咳,我是說,我那時就出去看是怎麼一回事,就看到一輛已經翻車的計程車撞進了一家店裡,然後還有一輛汽車也撞到建築物,但沒有像計程車那麼嚴重,我本來以為這只是個稍微嚴重的車禍,但沒想到我眼尖,看到了安莉亞就在那輛計程車裡……」


「你說什麼!?」聽到這裡阿里就瞳孔放大,雙手馬上就抓住艾迪的衣襟,一副要把他吃了一樣,急的都大吼起來:「你給我說清楚一點!」


「我當時也嚇到,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然後去把安莉亞從車裡弄出來,只是她挺著大肚子,又被卡在車哩,要弄出來也不容易……總而言之,我猜她當時是因為要生了,所以就靠著自己的力量出了門,然後搭上計程車,只可惜還沒到醫院就先出事了,現在還在急診室裡急救。」


阿里眼神幾乎空洞起來,開始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


艾迪微微推開他抓著自己衣襟的手,對方卻抓得更緊,眼神突然充滿了殺意:「那個司機在哪裡,我要找他!」


「沒用的,那個計程車司機已經在那場意外事故中死了,死的還挺慘的。」


「另外一個汽車司機呢!他在哪!」


「不好意思,那個司機也死了,就只剩安莉亞還在搶救中。」艾迪拍拍他的肩:「其實也不關那些司機的錯,今天雨下的特別大,地面打滑也是有可能的嘛,何況那計程車司機車上還有個要生的孕婦,他能不急嗎?」


「你少說一句話是會死嗎?」阿里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著。


「你也別太擔心,她……她一定會沒事的。」


「那你停頓一秒幹什麼?」他瞪向他。


艾迪聳聳肩,接著嘆了一口氣,說:「安莉亞是個好女人,她一定不會死的,你說是吧?」


阿里沒有回答。


最後,安莉亞還是死了,包括她肚子裡的孩子。阿里當時氣的掏出槍幾乎要殺了那名醫生和好幾位的護士,但還好艾迪及時阻止了。


之後他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掩著臉痛苦的哭了出來。


如果這一切都只是個夢該有多好,這樣他也不用為了安莉亞的死而痛苦的像是快死了。


突然之間他感受到了一種下墜的感覺,他原本還在哭來著,卻突然發現自己腳下變成了空洞,他嚇了一跳,直直的往下墜。


接著他就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從床上掉下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這裡是他自己的家。


他愣了一下,接著馬上拿起電話打給艾迪。


「喂,你現在在哪?」


「在哪?你什麼時候這麼在意我的生活了?你吃錯藥了?」艾迪驚訝道。


「少廢話,快回答我的問題!」


「這麼大聲幹什麼……我正在跟委託人說話啊,怎麼了,這麼急著接任務?」


「安莉亞呢?她在哪裡?」


「安莉亞?」艾迪笑了出來:「你怎麼回事,突然想她了啊,想見她不會去墓園找她啊。」


「墓園?」


「不然呢,你還想去天堂找她啊?這可不行,你可是我的王牌殺手,你可不能死啊。」


「她……死了?」


「對啊,不是你告訴我她因為胃癌死了嗎?」艾迪說:「說真的這麼漂亮的女人死掉了還真是可惜,我說你……喂?」


艾迪話還沒說完阿里就掛斷電話,他默默地罵了句莫名其妙就繼續和委託人對話。


這時的阿里正坐在床邊,雙手抓著頭,默默地哭了起來。


看來不管是夢裡夢外,安莉亞永遠逃不過死神的魔爪,而他也永遠無法擁有安莉亞。


如果他從一開始就沒有遇上安莉亞的話,他現在就不會為她的死而痛苦。


如果當時他已經死在街頭的話,他也不會因此認識安莉亞。


如果這一切都只是個夢……


只可惜,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如果。


END

评论
热度(1)
©梅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