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中長篇】遺憾的愛情


我是個快要畢業的大學生,長相不差,身材不瘦也不胖,待人都很和善,而且多才多藝功課也都很不錯,幾乎可以說是男人眼中一個很好的對象。


可偏偏我愛上了一個比我年紀要小的男生,而且我向他告白了無數次,屢屢都遭到拒絕。我始終無法明白他到底為什麼要拒絕我,他能夠遇到像我這樣永不放棄向他告白的女生嗎?他能夠遇上像我這麼愛他的人就應該要感謝上帝了。


可他卻每次都拒絕我的告白,問他原因卻都搖頭不告訴我,這算什麼?


我的朋友也都叫我該放棄了,但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這個人,要我放棄他簡直就像是要我下地獄一樣痛苦。


每一天,我都處心積慮地想到底要如何去討好他,如何讓他徹底接受我的告白。但是時間並不讓我去思考這件事,很快的考試就快要到來了,對於即將畢業又要念研究所的大學生來說這無疑是個壓力,每天睡覺醒來就要和親愛的課本你儂我儂。只可惜不是和他你儂我儂,如果是這樣我會更開心的。


沒有關係,只要能讓我看到他我就很高興了,一見到他我的精神就全都來了。


這晚我依然在書桌上和課本奮鬥,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了,我的眼皮已經開始在打架,想趴下去睡覺卻想到自己考不上研究所就馬上來了點精神,繼續奮鬥下去。


這個時候我的肚子突然劇烈疼痛起來,我痛的整個人無法看書,只好趴在桌上右手捂著肚子想減緩那種疼痛。


其實在好幾天以前開始我就有這種症狀了,只是我並不當一回事,因為沒一會兒就好了,可現在卻比之前的要久要痛許多,我全身冷汗都出來了疼痛依然沒有緩減的跡象。


糟了,這下可不妙了,再不找人求救我就要在這裡被痛死了!我的手在桌面上胡亂摸著,怎麼摸也摸不到我的手機,這時我才想起我為了能夠專心讀書所以把手機放到了客廳桌上!


喔我的老天……


我想從椅子上站起來,卻因為疼痛讓我無法使出力氣,桌上的東西一不小心被我碰掉,當然裝著咖啡的馬克杯也不能倖免,一併掉落在地上摔成粉碎,我自己也摔倒在地上,但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


那是我最愛的馬克杯啊啊啊啊!


不對,重點也不是這個,我必須拿我的手機打電話求救。還好我家並不算大,我在地上爬沒多久就到了客廳,我艱辛的抬著手想找放在桌上的手機,但我實在是因為痛到沒力氣,想站起來看看我那該死的手機到底放哪了也沒辦法。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最後終於碰到了手機,但是我卻一個手抖一不小心把手機摔飛出去。


我眼睜睜的看著手機從我手中飛出再掉到地上,聽那沉重的「碰」一聲,我的心都快碎了。


「喔……拜託!」我忍不住哀嚎起來,還好掉落的地方並不遠,我緩慢地爬過去,但我手抖得特別厲害,幾乎要抓不住手機。


我拚了老命讓自己的手穩下來,一邊祈禱手機沒壞掉一邊打開了手機螢幕。


感謝上帝!幸好我的運氣還沒背到家,但是我的手實在太抖了,無法順利點到我想要的,好不容易打開了聯絡人我連看都沒看就隨便點了一個人打過去,這個時候我的肚子實在痛到了極點,我已經無法再思考其他的東西了。


聽著電話的嘟嘟聲,突然覺得希望越來越渺茫了,而且都這個時間點了大家應該都已經睡覺去了。


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肚子依舊痛得我淚都要飆出來了。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我聽到了電話接起來的聲音,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就不知道了。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人已經躺在醫院的病房裡了,我左右看了下,右邊有一個男人坐在床旁椅上打著盹,我打量了一下對方,好一會兒我才想起他是我的兒時玩伴。天啊都這麼久沒見了我都快記不住他了,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已經是個帥哥了(雖然沒有比他帥)。左邊似乎也是個病床,只是被圍廉圍起來了無法看到隔壁的病友是誰。


我從床上坐起來,摸了下我的肚子,一點也感受不到疼痛。


「啊,妳醒了。」他似乎感覺到我的動靜醒了過來,看了我一眼就按床頭的呼叫鈴。


「我真沒想到是你,非常感謝你的幫助,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才可以報答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安然的在這裡。」我對他露出我覺得最真摯的笑容。


他搖搖頭,伸出手覆在我的手背上:「我一直都在妳身邊。」


什麼意思?他的搖頭是什麼意思?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這時護士來了,見我醒了就去把醫生叫來。


「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轉頭問他,覺得他話中有話。雖然我很聰明但我卻猜不出他想說什麼。


我很希望他可以給我一個答案,但他卻不回答我的問題,反而緊緊握住我的手。我不明白他在想什麼又想幹嘛,他這樣不回答我讓我覺得很不爽,讓我非常的想要罵人,但是因為對方救了我如果我又用很不好的態度對他似乎也不太好。


可是見他這樣又讓我十分的不高興,我到底是要罵還是不罵?


正當我還在躊躇的時候,護士帶著醫生回來了。


醫生馬上檢查了下我的身體,檢查完後看了他一眼。我不明白醫生幹嘛要看他,這時醫生說了句:「你還沒告訴她?」


只見他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接著緩緩地搖了搖頭。


醫生長長的紓了口氣:「這樣也好,還是由我來說會比較好。」


「告訴我什麼?」我看向醫生,恐懼開始蔓延我的身心,手指開始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


他沒回答我,反而向旁邊的護士拿過病歷開始翻閱起來,沉吟道:「安莉亞小姐是吧……妳在這個月內有沒有覺得自己哪裡不舒服?」


「……有,就是肚子會突然感到疼痛,不過沒一會兒就好了,就只有昨天的時候才特別的劇痛。」我不懂醫生為什麼不馬上告訴我反而問我一些有的沒的,我真想開口大罵。


「妳有沒有覺得自己的體重減輕?或者是覺得沒有什麼胃口不想吃東西?」醫生繼續問道。


「好像是有……」雖然我一直在忙考試的事,不過我的確是有發現最近體重減輕許多,而且我也沒什麼胃口,反而想吐?


醫生點點頭把病歷還給了護士,一臉嚴肅地看著我說:「安莉亞小姐,我必須告訴妳一件很嚴重的事實。」他頓了頓:「妳得了胃癌。」


什麼!?


我震驚的看著醫生,他的表情告訴我他並沒有在開玩笑。可……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會得了這種病?難道是我的飲食在哪裡出了問題嗎?


不,還有一絲希望,也許我還有救……


「第幾期了?」


醫生沉重的凝視著我,我也看著他,帶著一點希冀,只可惜上天似乎已不再眷顧我了。


「末期。」


「喔天啊……」我低下頭,把已經快流出來的眼淚強逼回去,最後一次向醫生提問:「還有多久?」


「最多兩個月。」醫生說:「但是如果進行治療的話也許還可以多活幾天,幸運的話──」


「不,」我看向窗外,天氣十分晴朗,一朵一朵小小的白雲點綴在湛藍色的天空上,像是白色的花兒,在空中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圖畫。只可惜天空再怎麼美麗,我也沒有機會再看到了。「我要出院。」


「但是依妳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出院,應該要再──」


「我說我要出院。」我轉過頭看向醫生,他似是有些無奈的點點頭:「好吧,但出院之後若發生什麼事本院都不付任何責任,希望安莉亞小姐明白。」


我點點頭。


醫生看著我搖搖頭,轉頭對護士交代一切就走了。


出院手續都辦完後,我帶著醫生開給我的止痛藥離開了醫院。我轉過身對阿里道:「謝謝你的幫助,還好有你一直在我身邊,要是以後你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不對,我已經沒有以後了。」


「安莉亞……」


我大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來世吧!要是你我來世有緣的話。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遠。」


聽我說完這話他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但我沒去在意,再用力地拍了他的肩膀兩下就轉身離開。


回到家後,看著家裡凌亂的樣子我連收拾的心情都沒有,丟下東西就把衣服脫光去浴室裡洗澡。蓮蓬頭灑出的熱水淋在我臉上,再沿著脖子緩緩向下流去,我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發現自己比以前消瘦許多,熱水再怎麼溫熱也無法溫暖我的身心。


從鏡子看著自己慘白的臉,我忽然感到憤怒,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我?我是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還沒有念完大學去讀研究所我就要死了?我還沒讓我喜歡的人接受我,我怎麼能就因為那該死的胃癌而死去!?


我還有……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我父母怎麼辦?我還這麼年輕,難道就要這樣讓他們送走我?


我開始大哭起來,哭著哭著就大聲咆哮,開始胡亂地罵著上帝,罵祂的不公平,罵祂把我當玩具耍。


我一邊失控的大叫一邊把浴室裡的所有東西丟出去,一不小心砸碎了鏡子,鏡子發出清脆的聲音裂成了蜘蛛網狀,一片小碎片飛出來割傷了我的臉頰,絲絲血液流出,再被水迅速沖掉,將水染成紅色流入了排水孔。


我停了下來,從破裂的鏡子看著自己,用顫抖的手摸著自己臉頰上的傷痕,一絲疼痛感傳到我的大腦。我蹲下來再次哭了起來。


最後我終於平靜了下來,我把水關掉,開始收拾浴室裡的一片狼藉,把身體擦乾穿上衣服後把我的房間收拾乾淨。


我翻著放在書桌上的課本,內容大部分我都記起來了,對我來說考試是絕對沒問題的,只是恐怕考試對我來說已經沒了意義。


把課本放回書櫃上,我坐在椅子上,看著桌上的筆想了想,拿出了一張空白的紙,拿起筆開始在上頭寫上文字。


我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得把握剩下的時間,去把我最想做的事情做完,這樣我才可以心甘情願的死去。


隔天我並沒有去學校,反而帶上我的相機到外面去拍照。其實攝影只是我的興趣,有時我無聊的時候就會帶著相機到各個地方拍下照片,然後把照片放到部落格上。只不過最近太忙了沒有什麼時間拍照,現在好不容易有空了,我一定要把相機裡剩餘的底片都拍光,順便把美好的景色都記錄下來然後放上去。


今天的天氣非常好,現在雖然是冬天,但是當雪覆蓋了整座城市時也是一幅美景。即使樹葉都凋謝了,樹枝上落滿白雪的樹也仍顯得特別潔白美麗。


雪地被人來人往的行人踩出大大小小的腳印,我一邊走一邊拍攝,把每一個美麗的時刻都拍下來。再走更遠一點,來到了湖邊,湖面上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大人帶著小孩子來這裡溜冰,大人小孩在結冰的湖面上玩的不亦樂乎,看起來十分的和樂融融。


拍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就去買了一杯熱可可,在乾淨的長椅上坐下,看著來來去去的路人走過來又走過去。


如此愜意的一天,我都要忘了自己是個快要考試的大學生了,不過考不考試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還是享受當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我喝了一口溫熱的可可,這時我感覺到有人走過來,轉頭一看,是阿里。


「嗨。」他向我打招呼,逕自坐在我旁邊的空位上。


「嗨。」我也向他打招呼,把頭轉回來繼續凝視前方,喝著熱可可。


「你都不用上課的嗎?」我問他。


他輕輕一笑:「那妳呢?這時候妳不去上課在這裡做什麼?」


我瞥他一眼,心想他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問這種蠢問題。想是這樣想,我還是回答了他:「上課這件事對現在的我來說等於是浪費時間。」


「也是。」他嘆息一聲。


「你不上課的話,那你都在做什麼?」


「當然是上班囉,妳以為我每天都遊手好閒啊。」


是啊。我在心裡這麼回答,又喝了一口可可。一陣靜默之後,就聽他道:「如果妳有什麼事的話就打電話給我,好嗎?別忘了我是妳……最好的朋友。」


「我盡量。」


「……安莉亞。」他低聲叫我。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嘛,我當然會打給你,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對他微微一笑,接著把熱可可都喝完,丟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他問。


「不知道,到時候再說了,不過我得先和一個人做個了斷。」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看著遠處的天空道。


「什麼人?」


「一個我很喜歡的人。」一想到他我的嘴角就忍不住微微上揚,但是一想到他永遠都不接受我就感到很難過。


「想不到妳還有喜歡的人,是誰?」阿里跟著站起來,我轉向他,看到他臉上的笑臉有點僵,我想可能是太冷的關係吧。


我淡笑:「一個……同學,我非常非常喜歡他,只是我們永遠沒有在一起的機會……」


「為什麼?」他繼續追問。


我擺擺手表示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我該走了,上帝給我的時間並不多,我得把握。」說著我就往前走了幾步,就聽到阿里在背後叫我,我轉過身疑惑的問他怎麼了,他卻說沒事,並向我道別。


我對他微笑,揮了揮手說:「再見。」


第二天我一樣沒有去學校,帶上重要物品背著背包去火車站搭火車。我決定去找我爸媽,我想見他們一面,我還想和他們說很多很多話,如果可以我還想和他們待上好幾天,帶他們出去走走。


一路上行人來來往往,大部分的人都是來去匆匆,他們眼神冷漠,不多說一句話,他們都匆忙地趕著去工作,或者趕著去做某些重要的事。


火車在軌道上飛快的行駛,窗外的景色也快速地一一掠過,連看個仔細的機會都沒有。


很快的,經過各種交通工具我終於來到了爸媽家的門口。我看著這整棟房子以及已經有些斑駁老舊的大門,讓我回想起我曾經在這裡成長的時光,現在站在這裡突然讓我覺得好不真實,好像我還是那個愛調皮搗蛋的小女孩。


在我還沉浸在回憶裡的時候,這時大門突然開了,然後我看到了我媽的臉。雖然我媽還是看起來年輕漂亮,但是歲月還是不留情的在她臉上留下了痕跡。


我和她一瞬間四目相接,我們都一下子愣住,但是我媽最先反應過來,馬上張開雙臂朝我走過來,臉上都是笑容。她叫我:「安莉亞!」


「媽。」我媽緊緊抱住我,我也回抱著她,突然感覺眼眶熱熱的,我忍著不讓眼眶裡的淚水流出來。


「妳這孩子……都多久沒回來了,讓媽看看妳。」她放開我,仔細的上下打量我。我發現她的眼眶紅紅的,應該是在剛剛抱我的時候有哭。


「安莉亞,妳怎麼變這麼瘦了?不是叫妳要好好吃飯嗎?妳應該還沒吃飯吧,來吧,剛好媽今天都煮妳喜歡吃的,趕快進來。」她一邊說一邊拉著我進門,匆匆忙忙地進了廚房。


我站在門口看著家裡的擺設,和以前一樣沒有變,是那個我所熟悉的家。


「妳不是要出去買菜?怎麼又回來了?」我才剛穿上室內拖鞋就聽到我爸的聲音,接著就聽到媽說:「你怎麼不去看看是誰回來了。」


我笑了笑,抬腳走進客廳,就看到我爸正從沙發上站起身似乎要走過來看是誰,結果沒想到我會直接走進來,見到我愣了一下,接著馬上笑起來叫我的名字,然後張開雙臂抱住我。


「爸,我回來了。」我回抱他,他的身體和媽一樣還是很硬朗,這是值得慶幸的事。


他拍拍我的背說:「回來就好。」


「好了好了,趕快讓安莉亞來吃飯吧,這孩子一定餓扁了。」媽把最後一盤菜端上桌,招呼我過去吃飯。


爸拍了下我的肩膀,接著走回客廳,留下我媽和我。


「來,趕快來吃。」媽催促著我,我笑著走過去在餐桌旁坐下,拿起桌上的餐具開始緩慢地吃著媽做的午餐,雖然已經過用餐時間了,而且我也不怎麼餓。


「怎麼樣?」她在旁邊看著我的反應,似乎怕不合我的胃口。


我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無奈的對她道:「媽,妳做的菜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吃?妳做的菜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了。」


媽被我的話逗的笑了起來,摸摸我的頭對我說:「那妳慢慢吃,我癌要出去買點東西,等一下就回來。」


「好,媽妳就去忙吧。」


她慈愛的摸著我的臉,在離去前親了下我的臉頰,接著才離開廚房。


最後剩下我一人,一個人在餐桌上緩慢的吃著午餐。明明媽做的午餐是如此的美味,而我卻吃到想吐?為什麼我就不能好好地品嚐一下媽做給我的食物?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就不能讓我好好享受一下嗎?


我聽到有人來了,我爸去開門,似乎是他的朋友,他們在門口聊了一下天,最後我爸和他的朋友出去了。當門被關上的那一刻,我實在受不了,丟下餐具衝到廁所跪在馬桶前,我捂著嘴,拼命的想要忍住那種噁心的感覺。


我不想吐出我媽做的食物,就只因為那是我媽做的,如果換作是在外面買的,我可能早就大吐大吐了。但是我現在不想,我只想把它們吞下去,吞到我的胃裡,去吸收那些我應該要吸收的養分。


只可惜我那該死的胃似乎不這麼想,它在逼我把那些食物通通都從我體內吐出來,吐到馬桶裡去。


我的大腦在告訴我要把那些食物都吐出來,但我的意志卻拚了命的抑制,反抗它。我用力的捂著嘴,用了全身的力氣把已經快要吐出來的東西再吞了回去,從食道、咽再到口腔,都是那種又酸又嗆的感覺,我感到無比的難受。


眼淚不知不覺的從我眼眶流出,流過我的臉頰、手,再一滴滴的掉到地上逐漸消失不見。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就不能讓我好好的過完剩下的日子嗎?祢就一定要這樣玩弄我嗎?


我跪趴在地上開始痛哭,直到我冷靜下來,似乎也才過個兩分鐘的時間。我站起來打開水龍頭,掬起水漱口,再清洗我的臉,我抬頭看看我自己,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面龐年輕漂亮,可又卻覺得好像老了好幾歲。


我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冷笑一聲,嘲諷道:「哈,安莉亞啊安莉亞……妳的人生可真無聊,告白還失敗好幾次,死了也算是件好事吧。」


把水龍頭關掉,走出廁所重新坐回位子上,拿起餐具把剩下已經快冷掉的食物都吃完。


當我都把餐桌上的餐點都吃完後,我媽剛好回來了,我向她打招呼,媽則是看到我把食物都吃完後吃了一驚:「原來妳這孩子這麼餓,居然都吃完了。」


「那是因為媽做的好吃所以我才吃光的。」我笑著道,起身把空餐盤都收拾好。


「剩下的我來就好,妳要不先回房間休息?妳放心,妳的房間我每天都有幫妳打掃乾淨,所以妳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好嗎?」媽接過我端來的餐盤放到水槽裡,輕輕的摸著我的臉頰,眼裡充滿了慈愛直視我的雙眼。


「我明白了,如果有需要幫忙再叫我,我會馬上過來幫妳。」我傾身在她臉頰旁親了下,就轉身回房間。


關上房門後我環視著整間房間,和我離去前沒有太大的變化,應該說一點變化也沒有。我走到書櫃前看著還擺放在上頭的舊書,我拿出其中一本隨意的翻看,上頭有些頁面已經泛黃了。我闔上書本放回去,走過書桌前,手指摸過乾淨的桌面,再走到床邊,我看著乾淨整潔的床,坐上那柔軟又讓我懷念的床,緩慢的用手滑過白淨的床單。


我坐在床邊發呆了好一會兒,最後我還是受不了,衝到了廁所把胃裡能吐的東西都吐到馬桶裡去,包括胃酸。直到我吐到已經沒東西可吐時我才能夠緩下來。


這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還好我的房間有廁所。


希望房間的隔音設備夠好,我不能讓爸媽知道我得了胃癌這件事,我也必須表現的像個正常人一樣。但很明顯這是件很困難的事,媽看我這麼瘦一定會逼我吃更多的食物,而我沒有辦法。


看看我現在在哪裡,我剛剛做了什麼,我現在又做了什麼,全都在無聲的告訴我:妳失敗了,妳沒有辦法做到妳想做的。


我知道,我不能在這裡久待,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那該死的胃會什麼時候發作。明天吧,明天我就離開。


我把廁所和自己都清理乾淨後我直接躺倒在床上,早上搭了幾個小時的車,再加上剛剛又吐的很多,疲憊感已經襲上我的大腦以及全身,沒多久我便沉沉睡去。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身上不知何時蓋了條棉被,我記得我睡著前沒有把棉被蓋上。我拿出手機打開屏幕想看時間,卻怎麼按螢幕都是暗的。


該死,手機沒電了。


我翻身下床,稍微掀開了窗簾,發現外面天空是亮的。


靠,我該不會從昨晚睡到今天早上吧?我有這麼累?我悄聲的打開房門走出房間再悄聲的關上房門,打開燈後看了下四周,再抬頭看看時鐘,已經早上八點了,接著再走到廚房,發現餐桌上放了一盤的甜點,旁邊則擺了一張小紙條。


我把紙條拿起來,上頭寫著:親愛的安莉亞,如果妳起床會餓的話,這裡有甜點可以吃。媽媽留。


我回頭看了一眼爸媽的房間,房門是緊閉的,他們可能還在睡。我把紙條收起來,拆開包在上頭的保鮮膜,拿起一塊咬了一口,雖然這可能放了很久,但是咬起來還是酥酥甜甜的,有種甜美的味道。


這一定是媽親自做給我吃的甜點,我小時候吃過,比外面做的還要好吃,那個時候就覺得媽應該去當甜點師傅,一定可以賺很多錢,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認為。


把這一整塊吃完後,我很訝異我竟然沒有噁心想吐的感覺,但是我已經飽了,再吃下去的話難保還是會吐出來。我看著剩下的甜點,想著到底該怎麼把它們帶回去,最後還是決定從櫃子裡拿一個保鮮盒一一的把盤子裡的甜點放進去,小心翼翼地盡量不要掉屑屑。


都裝完後我看著空空的盤子,轉身找了一張小紙條和一支筆,在上面寫道:媽,謝謝妳做的甜點,非常好吃,不當甜點師傅實在太可惜了。還有,爸、媽,再見。


寫完後我把紙條放到盤子中間,接著把準備已久的信封跟著放上去。稍微簡單的收拾了下自己的東西,輕輕的打開門,離開了這個給我溫暖溫馨的家,離開了一直辛苦撫養我長大的父母。


站在外面,踩著不厚也不薄的雪地,我回頭最後看了眼這個家,深深的把家的樣子刻進我腦海裡。


爸、媽,對不起。


我抹了把臉,決絕的轉身離去。


回到我的住處後,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特別的累,明明已經從昨晚睡到今天早上了,應該有睡了十幾個小時了吧,怎麼還會這麼累?我把東西都放好,打著呵欠到浴室開熱水,快速的脫完衣服沖了下身體後我就把身體擦乾穿上溫暖的衣服,直接撲到暖和的被窩裡,沒幾分鐘我很快就睡著了。


我醒來時覺得精神已經好了很多,伸手去拿手機,一拿我才想起手機已經沒電了,我罵了一聲,起身拿我的充電器幫我的手機充電,我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晚上十一點,接著我發現未接來電有好幾通,我訝異了一下,打開來看是誰打給我。


一看才發現原來幾乎都是阿里打給我的。這傢伙怎麼回事?難道有什麼重要的事嗎?我拿著手機想了一會兒,覺得還是等等打電話給他好了。


我放下手機,吃了一塊甜點。


隔天我沒有去任何地方閒晃,我換上我覺得最好看的衣服,然後帶上我需要帶出去的東西。


今天我回去學校,經過了許多來來往往的學生,可能都是學弟妹,也有可能是同輩的,但那都無所謂,因為我並不認識他們,我也不需要去認識。


遠遠的我看到我朋友們的背影,我高興的想要過去和她們打招呼,但是在我聽到她們的談話聲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


「……妳們說她會去哪裡了?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她了。」


「誰知道,我想也沒人會在意吧,妳會嗎?」


「當然不會,像她那種人,我還巴不得她消失呢!」


「嘿,妳這麼說只是嫉妒她比妳聰明、漂亮,還很有才華吧。」


「我就是嫉妒怎麼樣?而且就算她樣樣都比我們好,她也不該顯得自己很自大吧,不是嗎?」


「的確是……」


我聽著她們的對話聽不出她們到底是在講誰,但我隱隱約約的覺得她們是在講我。不會的,我對她們那麼好,她們也都對我很好,怎麼可能會在背後說我壞話呢?妳要相信妳的朋友,妳要相信她們安莉亞。


「所以說,像安莉亞這樣的女人還是少接觸比較好。」


「但是我們接近她不就是為了利用她的聰明才智嗎?」


「誰說一定要找她?我們可以找別人啊!又不是只有她很聰明。」


「妳們這樣說不太好吧,好歹我們都在一起相處有一段時間了,她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啊?」


「就算她出事也不關我們的事啊,她……」


之後的話我就沒有聽到了,因為我已經離開了那裡。現在我已經說不出任何話了,我沒想到……我沒想到我那麼信任的朋友都會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不知道她們都是那樣看我,我甚至不知道她們一開始接近我就是為了利用我!


這一切的一切實在是糟透了!先是得到胃癌的噩耗,現在是聽到自己的朋友在背後講自己的壞話,還打算背叛我!那接下來是什麼?就一定要這麼玩我嗎!?


……算了,既然一切都已經這麼糟糕了,那就糟到底吧,我已經無所謂了。


我拿出手機打給了他,手機響了很久才被接起來。


「妳又想做什麼了安莉亞?」


「沒什麼,我只是……想和你談談。」聽著他那有點不耐煩的聲音,我的心越來越沉,胸口越來越悶,我甚至感覺到我的胃開始痛了起來。


「談談?安莉亞,我相信我已經說的很明白很確實了,妳為什麼還是不放棄?妳……妳就一定執著我嗎?」他說,「天底下的男人這麼多,我相信會有比我更好、更配的上妳的人,所以妳──」


「卓德,這是最後一次了,請讓我見你,和你說點話,好嗎?」我摀著臉,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平穩的。「這是最後一次了,之後我絕對不會再煩你,所以答應我好嗎?」


他似乎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才緩緩道:「……這是妳說的。妳現在在哪?」


「我們在最大的胡那裡見面吧。」


「我現在過去。」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我看著天空吐了一口氣,朝約定的地點走去。


很顯然我是第一個到的,湖面上已經結了一層冰。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和他告白的時候也是在這裡,那時候是夏天,即使那時候也沒有多溫暖。


沒多久我就看到他朝這裡慢慢走了過來,周圍已經沒有人了,只剩下我和他。


「嗨。」我向他打招呼,他也點了一下頭,上下瞧了我幾眼,似乎想說什麼但他終究沒有說,反而對我說:「好了,妳現在見到我了,妳想要和我說什麼?」


「卓德,我很喜歡你。」我看著他道。


他看著我,似乎已經料到我會這麼說。他說:「所以?妳知道的,我對妳沒有感情。」


「對,我知道。」我看著那面結了冰的胡,「但我還是很喜歡你,卓德。」


「妳不應該一直喜歡我,我們是沒有結果的,好嗎?或許妳應該……試著去喜歡別人。」他勸我,但我沒辦法,我就是只喜歡他一個人。


「我知道,卓德,我一直都知道。」我忍著讓淚水不從我的眼眶流出,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進了那寒冷的空氣,我看向他,「我可以抱你嗎?一下就好。」


他皺眉看著我,似乎非常的猶豫,但他還是張開雙臂慢慢走向我,我感激的向他說了聲謝謝就抱住他。這是我第一次能夠擁抱他,感受他的氣息,他那溫暖的懷抱,以及那溫暖厚實的手掌撫在我背上的感覺,我想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這個讓我既開心又難受的時刻。


雖然只有這麼一次,但我也滿足了。


抱了一會兒後我放開了他,轉過身抹掉臉上的淚水,他把手按上我的肩膀,有些猶疑地問道:「妳……妳還好吧?」


我點點頭,對他微微一笑:「當然,我很好。」


「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他看著我,似乎十分的狐疑。


「為什麼這麼問?」


「不知道,直覺。」他聳肩,「所以……妳是家裡出了問題?還是……?」


「不,都沒有,一切都很安好。」我對他笑,「你多想了。」


他皺著眉,好像很不相信我的話,不過最後他也只是聳聳肩說:「好吧,也許真是我想多了。」


「卓德,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我從來都不後悔喜歡上你,真的。」我說道,接著我拿出一封信遞給他,就見他挑了一下眉,我解釋道:「別誤會,這不是情書,只是想寫給你的信,當然你要是不想看的話也可以不要看,你可以拿去燒掉或丟掉,怎樣都可以。」


「真的?」他接過信封翻看了一下,很不相信的看著我。


「真的。」我點點頭,「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看。」


他看著我,「好吧。」接著把信收起來。


「我話已經說完了,我也見到你了,所以我該走了。」我手插在口袋裡,我開始感覺到我的胃要發作了:「希望你和另一半可以幸福快樂。」


我拍拍他的肩膀:「那我先走了,再見。」


「等一下。」他拉住我,這是很難得的行為,要是以前的話他一定會什麼話也不說就讓我走掉或者他先走,現在他竟然拉住我,真是讓我驚訝。


「怎麼了?」我看向他,他眉頭緊皺的盯著我,我也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只是最後他什麼也沒說就放開了我,他搖搖頭:「不……沒事。」


我被他弄的莫名其妙,就見他抬手向我道別:「拜。」


「拜。」我點頭,接著轉身就走,這次他沒有攔我,我也很慶幸他沒有再攔我,不然我就覺得我快要被痛死了。


只可惜我似乎真的要被痛死了,我幾乎是用跑的離開校園,只是才剛到路邊我就已經痛到彎下了腰。為了以防我會不小心撞到別人,於是我靠到牆邊蹲了下來,翻找我的口袋看我的止痛藥在哪裡,只可惜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


我他媽的該不會忘記帶了吧!


正當我在思考我是不是會在這裡痛死的時候突然有人輕輕拍了我的肩,我抬頭看是誰,一看竟然是阿里,他真是我的大救星。


「安莉亞?妳怎麼蹲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阿里蹲下來,皺著眉看我。


我現在痛苦的已經說不出半句話,但還是只能硬擠出來。我用力的抓著他的衣服,艱難的開口:「帶我回去……現在馬上!」


「好好好,回去哪裡?」他揹起我,我說回我住的地方,他馬上揹著我跑起來。


雖然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我住哪裡,但這件事還是等會兒再說。他把我放在床上,我讓他幫我拿止痛藥。


把止痛藥吃下去後我稍微好了一點,但還是覺得很不舒服。他蹲在床邊握著我的手,眉頭從剛剛一直皺到現在,我對他輕輕笑了一下,他眉頭皺得更緊了。我掙脫他的手,把手放到他的眉間輕輕的撫平它:「我對你笑,你皺什麼眉啊?」


他抬手撥了下我的頭髮,還是不見他露出笑容,「妳看起來很虛弱。」


「當然,我可是快要死的人。」我淺笑著,收回了手。


「那妳還在外面到處跑,嫌自己活的不夠短?」


「哈哈,我那是有事情要做,你不懂。」


「好了,妳睡吧,我一直在妳身邊。」他把手掌覆在我眼睛上,我乖巧的閉上了眼睛,很快就入眠了。


接下來的好幾天,阿里都一直在身邊照顧我,他陪我聊天、陪我出門逛街、陪我看電影,他這樣對我我都不好意思了。他難道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嗎?例如一些自己的個人私事,或者工作上、交友圈之類的,我相信應該還是有的吧?


所以我在某一天的中午用餐時間就問他:「阿里,你每天都一直陪在我身邊照顧我……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阿里聽到我的問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皺起眉疑惑地說:「不會啊,怎麼會,為什麼這樣說?」


我抿了一下唇,放下手中的餐具,看著他說:「其實我覺得你這樣太辛苦了,我們只是青梅竹馬,你真的不必這麼對我,你應該還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吧?你這樣把時間通通都浪費在我身上,很不值得的。」


「怎麼會不值得,我覺得很值得。」他喝了一口水,仍然皺著眉看我。


「那你說,哪裡值?」


他盯著我沉默不語,表情很嚴肅,害我都有點不自在起來,我的眼睛東瞟西瞟就是不往他那邊瞟,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有點緊張,我也不知道我在緊張什麼。


「反正就是值。」他很久才憋出這麼一句,我鬆一口氣的同時也默默的翻了個白眼。


「你就沒有自己想要做的事嗎?」我努力的規勸他,勸他別再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他吃了一口餐盤中的食物,很快速的回答:「當然,就是陪著妳照顧妳。」


我才剛想說點什麼他卻突然加了後面那一句,害我把原本想說的話都吞了回去。我看著他淺淺的笑,問:「這就是你想做的事?」


「是啊。」他理所當然地答道。


好一個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好吧。不過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我仍堅持不懈地問他。


他盯著我,盯到我都有點不自在的時候他才道:「妳想知道?」


我點頭如搗蒜。可他卻說:「以後再告訴妳。」


我傻了一下,決定不再問他問題,還是吃我的比較好,阿里這個人實在太難以捉摸了。


好幾天之後的某一天,我正在廚房洗水果,我的胃突然劇痛起來,因為實在太痛了,我整個人都縮在地上,忍不住發出痛苦的聲音。我手顫抖著找放在我身上的止痛藥,直接倒出好幾顆的藥丸在我手心,但因為手抖得太厲害抖掉了好幾顆,我沒去在意,把剩下的藥都倒進嘴裡仰頭吞下去。


我縮在地上等了好一會兒,才感覺胃才沒那麼痛。


這時我聽到阿里開門的聲音,接著就聽他的聲音說:「安莉亞我回來了。」


我緩慢的從地上起來,想說點什麼回應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明明平時都有很多話可以說的,到了這時卻什麼也說不出,還真慘。


「安莉亞?」似乎因為沒聽到我回應的關係,他的語氣裡有了些不安,一想到他一臉緊張焦急尋找我的樣子,我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大概是因為聽到我的笑聲,阿里很快找到廚房來,看到我人的時候聽到他鬆一口氣的聲音,接著無奈道:「妳怎麼也不出個聲,害我緊張了一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對他歉意的微笑,卻見他看了下地板,撿起了其中一顆藥丸,皺著眉問我:「又發作了?」


「……是啊,難免的嘛。」我不好意思的笑起來,彎腰撿起那些剛剛掉落的藥丸。「你就放輕鬆一點,反正你只是照顧我的人,你有什麼關係呢?」


「妳說什麼?」他的聲音比剛剛變沉重許多,我心中嚇了一跳,直起身看著他,就見他臉色相當凝重,好像面對著一件什麼重大到攸關性命的事。


「我說,你可以放鬆一點,反正你只是負責陪在我身邊,你又沒有什麼關係。」不知道為什麼我說的有點戰戰兢兢的,我真怕他突然間衝上來然後對我做出什麼事。


結果他真的向前走了幾步,幾乎就要貼到我身上了,而我因為有點害怕整個人也慢慢的往後退,我都已經沒路退了他還在朝我逼近。


「你……你想幹嘛?」


「妳說我沒有關係?」他皺著眉看我,聲音突然降的很低。


「是、是啊。」我扯著嘴角,「就算我死了你也──」


「誰說我他媽沒有關係的!」他突然對著我大吼,害我嚇的抖了一下,我瞪大眼睛看著他,他看起來很憤怒,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這麼生氣。


「阿里,你、你怎麼了?有話好好說……」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憤怒,但他會不會因為太過憤怒而揍我?說不定還會拿刀殺我!更何況這裡是廚房,想要拿凶器簡直是隨手可得!


他沒有再逼近我,反而離開開始在廚房裡來回踱步,看起來好像很煩躁的樣子:「妳說我沒關係?哈,妳在說笑是吧?我他媽要是沒關係那我一直陪在妳身邊幹什麼?我為什麼還要浪費那麼多寶貴的時間去照顧妳?嗯?妳現在居然說妳對我來說沒有關係?」


他一邊踱步一邊對我大吼,我嚇的只能愣在原地,說不出半句話來。


「妳還要說什麼?說妳就算死了我也沒有關係?哈!」他冷笑一聲,突然走過來伸手握住我的雙肩,用那雙憤怒的眼睛盯著我看,「我他媽的可有關係了!妳知道為什麼嗎?妳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什麼嗎?」


我看著他輕輕搖頭說我不知道,就聽他輕而緩慢的說:「因為妳啊,安莉亞。」


「……我?」我指著自己,有些不解。


「就只因為是妳,所以我才願意浪費許多的時間在妳身上,妳懂嗎?」他輕柔的說,但我還是不能理解:「可……為什麼啊?我還是不太懂。」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我似乎猶豫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回答我說:「因為我愛妳。」


我愣愣的看著他,接著笑著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說:「你開的玩笑還真好笑。」


他嚴肅而沉默地看著我,他用雙眼告訴我他並沒有在開玩笑。


「不會吧……」


「這是真的,安莉亞。」


誰會想到這個曾經讓我快忘卻的青梅竹馬竟然愛著我?在開什麼玩笑啊!


「但是……但是我有喜歡的人了,阿里。」我很認真的告訴他,他卻說:「不是沒有機會嗎?」


「你怎麼知道?」


「妳之前說過的,妳忘了嗎?」


我沉默了一下,很認真且嚴肅的看著他說:「對不起阿里,我永遠都只喜歡他一個人,就算他不喜歡我,但我還是只喜歡他,所以你還是去找別人吧,比我要優秀漂亮的女人外面可多著呢,所以你──」


我話還沒說完他就突然一把抱住我,害我嚇了一跳,我想掙脫開來可他卻抱的很緊,無奈之下我只好任由他抱著,接著就聽到他沉穩的聲音說道:「我也都只喜歡妳一個人,永遠,就算妳喜歡的人不是我,我也都只喜歡妳一人。」


「阿里……你何必這麼執著呢?」


「妳又何必這麼執著那麼一個人?」


我苦笑,是啊,你愛我,我卻愛著卓德,而他又愛著別人,這該死的命運。


後來,後來就沒有後來了。那天阿里向我表白,但是我沒同意,因為我這輩子只愛卓德一個人,而阿里這輩子也只愛我一人。只能說命運弄人,搞來搞去都是悲劇收場。


雖然被帥哥追的感覺還不賴,但我還是希望他去選擇別人而不是我。


在之後的某一天裡,阿里像往常一樣出去買東西,而我則把一封信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樣坐在椅子上面對著窗外,看著窗外的景色。


天空依舊美麗,景色依舊。


END

评论
热度(2)
©梅乾 | Powered by LOFTER